哈里梅根夫妇今将正式"退出英王室" 下一站美国
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0例,解除隔离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0人。

新京报:在切断传播途径方面,你们分享了哪些经验?

治疗方面,现在仍然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,大家都在不断摸索治疗方法。

但意大利和中国不一样,不可能全国的医生都跑过来帮忙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所以我告诉他们,如果医生不够用,可以找麻醉科和心肺外科的医生,他们也按照我的方案组建了一个临时的医生团队。一周后,这家医院的医生联系我,说幸亏当时把ICU的床位增加了两倍,不然现在就“活不下去了”。因为后面意大利的疫情暴发了,病人的数量增加了很多,原先的床位根本不够用。

新京报: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,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?

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赵剡、彭志勇的对话。

新京报:针对国外的情况,交流时,你们给出了哪些建议?

赵剡:这段时间欧美国家的病人很多,他们肯定会积累一些经验。这听起来有点无情,但医学的经验就是这么回事:你看的病人多,你就有经验。前段时间中国给世界贡献了很多经验,接下来是欧美国家贡献经验的时候了。通过国外的经验,我们也会反过来思考,假如我们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。

彭志勇:中南医院之前做过一个研究,新冠肺炎流行期间,院内戴口罩的科室和不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是不一样的。研究发现,一些高危易感染科室因为疫情前期戴了口罩,所以医护人员的感染率是很低的;前期没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就很高。

中国的一些经验,很难复制到西方